第394章 邓布利多的葬礼——挽歌(1 / 2)

所有的课程都暂停了,所有的考试都推迟了。随后的两天里,有些学生被他们的家长从霍格沃茨匆匆接走了——邓布利多死后的第二天早晨,印度裔的帕瓦蒂孪生姐妹没吃早饭就走了,斯莱特林的学生不少也跟着他们的父亲离开了。西莫·斐尼甘断然拒绝和他的母亲一起回家,他们在门厅扯着嗓子吵了一架,最后他母亲同意他留下来参加葬礼,争吵才算结束。

太多太多的巫师拥挤到霍格莫德中去,他们来和邓布利多做最后的道别。

赫拉一直把自己关在校长室,这令庞弗雷夫人和其他教授很担心,生怕赫拉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。而哈利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巴,因为他甚至没有说服他的两个朋友——他们都相信赫拉,不愿承认哈利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。这令哈利对自己的记忆也产生了怀疑。

说不定,这真是伏地魔搞的鬼!?

但他始终没办法在相信赫拉了。

事实上,赫拉现在也不在意哈利究竟是怎么想的了,他把自己关在校长室里,不吃不喝,只是呆呆地坐在角落,看着那如同宝座般的扶手椅,那是邓布利多常坐的位置,尽管他也坐了将近一年。

葬礼前一天的傍晚时分,一辆房子那么大的粉蓝色马车被十几匹巨大的、长着翅膀的银鬃马拉着,从天空中飞了过俩,降落在禁林边缘。低年级的学生们十分兴奋,他们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景象。一位人高马大、气宇轩昂,黑头发黄皮肤的女人从马车里走了下来。一头栽进了海格的怀抱。

因为邓布利多的死讯,海格也冒着巨大的风险出现在了霍格沃茨,好在并没有人再去追究之前的事情——袭击傲罗。明眼人都知道那是福吉的错误决定。

与此同时,魔法部的一支代表团——其中包括福吉本人——被安排在城堡里住了下去,这一切都是由弗立维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完成的,他们是仅有的还能坚强地继续自己工作的人了。完全看不到斯内普的影子,他把自己关在地下教室里,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。

而一道倩影,也奔向了校长室。

“赫拉......”佩内洛推开门,心碎地望着那个躲在角落的身影,斗篷胡乱地披在他的身上,光是眼睁睁看着都知道赫拉究竟遭受了多大的打击。

赫拉听见声音,迟缓地抬起头,见到佩内洛的身影,僵硬地点点头。

“赫拉,没有人怪你的。”佩内洛跑到赫拉身前,紧紧地搂住赫拉,看见他这副模样,眼眶开始湿润。

赫拉抱住佩内洛,轻轻地摇摇头,苦涩地扯开一个笑容,“怎么可能不怪我?”

“那可是......那可是神(www.802hk.com)秘人......你已经尽力了。”佩内洛紧紧地搂着赫拉,把他埋在自己的怀里。

赫拉没有回答,他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更加用力地抱住佩内洛。

他们整天待在一起,阳光明媚的天气似乎在嘲弄他们。赫拉不禁想象,如果邓布利多没死该有多好啊,如果他也没有中那道诅咒,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?

但他更清楚一件事情,他必须得对邓布利多出手,让他的死亡更有意义,而不是让邓布利多孤苦伶仃地死在办公室里。这也是邓布利多的意愿。

所有人都欣喜地发现赫拉开始出门了,他们能够在场地上看到赫拉的身影,尽管他看起来是那么地虚弱,甚至连出行都要扶着佩内洛——尽管赫拉坚称不需要,但佩内洛坚持要扶着赫拉。

“赫拉,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,我们没办法承受再失去一位校长。”弗立维教授哀痛地说,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了往日的活力,懒懒散散地走在赫拉身旁。“他准是一早就知道了,他敌不过神(www.802hk.com)秘人的。所以他早早就安排了你接替他的位置。”

赫拉抿了抿嘴,弗立维说的是对的,他也清楚这一切,可他就是有些接受不了,那位宽厚慈爱的长者死在自己的手里,也许这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梦魇。

“葬礼的事情,我们会料理好的,米勒娃也知道了消息,但圣芒戈的医生不准许她出院,她会在稍微晚些的时候敢赶回到城堡来。”弗立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,在脸上蹭了蹭,他有些哽咽地说:“我简直不敢想象她见到他会是什么模样,她遭受太多了......”

“她会很难过的。”赫拉轻声地说,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恍惚。“对了,邓布利多葬礼怎么办?”

“嗯......”弗立维教授说道,声音颤抖着,“我——我知道邓布利多的冤枉是长眠在这里,在霍格沃茨——我们所有人都知道——”

“那就这么办,我们已经把他带回了霍格沃茨。”赫拉坚决地说。

“如果部里认为合适的话,”弗立维教授又拿起了他的手帕,“还没有一位校长——”

“还没有一位校长对学校做出过如此大的贡献。”赫拉接上了弗立维的话。“霍格沃茨应该是邓布利多最后安息的地方。”

“绝对。”弗立维抽噎着说,自从邓布利多的死讯传遍霍格沃茨后,他变得格外脆弱,一提到邓布利多总是这样。但,已经比其他人要好得多了。

“那样的话,”赫拉说,“就该等到葬礼结束后再送学生回家,他们想跟邓布利多——告别。”

“嗯,”弗立维尖叫道,“我们的学生应该感恩,这很合适,我们可以在这之后再安排他们回家。”

“我想......是的......”佩内洛低声说,她用力地搀扶着赫拉,她明显地感到赫拉的身体有些摇晃,似乎要栽倒在地上。

“你最好去找庞弗雷夫人,你的身体——我们失去的已经够多了。”弗立维教授说,眼睛凝视着场地,似乎那样可以让他的情绪平静些。

“谢谢,我会考虑的。”赫拉面色不正常地苍白着。

而另一头,哈利整日和赫敏、罗恩、金妮在一起,他们每天都要到校医院探望两次。纳威还没有出院,他被被拉特立克斯用钻心咒狠狠地折磨了好一阵,这会对他的精神(www.802hk.com)造成极大的损害——他的父母就是被贝拉特里克斯折磨疯的,他们始终都没有吐露哪怕一个字。

“你还摆脱不了那画面吗?”金妮叹着气说,那天晚上,她和哈利、罗恩、赫敏一起坐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敞开的窗户旁边,望着外面暮色中的场地。